urnotunicorn

/李宇春/原世界向爱好者/好吃的cp我都吃欢迎安利/

【在我血液里】(吸血鬼梗) 草稿片段

前面:来自一个小可爱的点梗【吸血鬼】,一开始我说只写现实向的,后来突然有了脑洞,就决定写了,文章是从签证第一次在网吧见面开始的,不知道在哪结束,鉴于我的风格所以是现实向与吸血鬼的结合文,今天有点晚 ,走个片段先。

周震南从电脑前把头转开,看了一眼头发很长,仿佛跟不上时尚潮流的男?孩?
他太土了,不想跟他说话。
“你好。”
他把头又转回去,懒得再说一句话。
马伯骞觉得虽然这个人很好看,可他太高冷了,鉴于自己现在又不饿,就更没有吸引力了,就在吕泽州旁边坐下来也自顾自地打游戏,周震南还是抽空瞥了一眼,然后就目瞪狗呆。
他在玩蜘蛛纸牌。
他在网吧玩蜘蛛纸牌。
他一个十几岁的青年在网吧玩蜘蛛纸牌且津津有味聚精会神。
周震南看了一眼见多不怪的吕泽州,认真地思考他是在哪个山沟里捡到的这个失足青年。
后来大家结束游戏一起去吃饭的时候周震南发现马伯骞不是个山沟失足青年,而是个富有的山沟失足青年,出手阔绰,直接请了客,周震南并没有多想,他想吗,就让他请好了,反正以后会请回来的。
嗯,一请请了一辈子。

关于同人文以及为啥消失了四天😂

微博微博

老福特真的很严格 考虑好了的我回来更文了😂
对了 我真的很想写孕期车😂

点梗。

伴随着上一篇文章的发布,终于到100粉了,尽管还有二十几篇文要写,但我还是很稳地发出百粉点梗😂签证cp的点梗挑一个写,如果有冷闪的小伙伴也可以点,有思路我会写的😂【你知道车不会在任何时候为你开😂大家懂】

同居三十题 相隔两地的电话

前面:这是abo关于孩子的后续 大家注意避雷
周震南躺在沙发上刷着微博,看到了一条评论“周震南又没有对马伯骞的微博做出回应,他们俩真实的情况到底是什么还不知道呢【呵呵】”。
周震南一脸冷漠地关掉手机,什么情况?爱到可以给他生孩子的情况呗。
他翻个白眼,把手机往茶几上一丢,心里又想到“关他什么事,家住海边吧,管得真宽。”
他并不愿意把自己的生活在微博上与他人分享,马伯骞会在微博上说他们俩的事情,他有的时候会回复,但真正的情侣之间想说什么也不会通过微博啊,想完这句话,他又觉得自己最近果然脾气变差了,带崽初期就几天不见马伯骞,他们家马先生回美国了,家里有一个远房亲戚的结婚典礼,尽管马伯骞的家人表示很想看到周震南,但马伯骞婉拒了这个提议,因为周震南要好好在家休息,现在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保姆已经回家了,他这两天也因为推了通告而闲下来了,马伯骞在这方面跟周震南的经纪人进行了一场“强硬”的对话,保证了控制周震南前三个月通告的数量,后来周震南问起自家的经纪人那天在屋子里马老师跟他说什么了的时候只见经纪人一脸惊恐,再三追问下才知道马老师,对,马老师,给他做了一个多达30页的ppt和一场一个多小时的演讲来告诉他事情的重要性和严肃性,并表示会经常跟他谈话。
经纪人:我能怎么办啊,我简直绝望到想死。
孕期的OMEGA渴望Alpha的气息再正常不过了,但现在,周震南正自己面对着巨大的空房子。马伯骞走之前特地说到他不会给周震南打电话,怕会影响周震南休息,所以让南南给他打电话。周震南第一天想着马伯骞坐了那么长时间飞机又与好久没见的家人见面就努力克制住了自己打电话的冲动,并安慰自己这么高冷,少打电话才符合自己的形象,但他现在有点坐立难安。
周震南看着渐黑的窗外,起身去把所有的灯打开,又再次蜷缩回沙发上,伸手去勾手机,想了想要少玩手机的嘱咐就又把手收回来,电视播着不感兴趣的节目,没事可做就会有别的想法侵入脑袋,其实他现在也就是个男孩,他的粉丝总叫他奶南奶南,可现在,他跟一个在他身边许多年的人有了一个孩子,马伯骞是他人生中跟父母一样重要的人,他拿起手机,直接打了视频聊天给马伯骞,做好了对方不接电话的准备,秒接后出现的欣喜的脸让周震南觉得很满足。
“南南,你终于打电话给我了。”
对,彼时的结婚前的彩排式上,马伯骞就坐在角落的位置上,认真的盯着手机,屡次打开周震南的聊天窗口又关上,就在有人叫他的同时手机也响了,他接起电话就跑到走廊上,“南南,有没有想我啊。”
“你太油腻了,我有点恶心。”
马伯骞的表情瞬间认真,周震南有点无奈,“没有啦,马沙拉,你真的是太紧张了。”
“我是真的很担心你……们啊。”你那个们说的好勉强,我真为我们未来的孩子感到担心。
就在周震南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自家马先生的时候,电话那边传来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南宝?”
周震南看着镜头里出现的人,马伯骞的母亲总是喜欢这么叫他,“妈……妈”
“妈,你叫的太亲切了。”
他一边看着画面抖动一边听到来自母亲的吐槽“连我的醋也要吃,南南,他真的很可怕啊。”
马伯骞的母亲是一个很优雅却有趣的人,周震南第一次见她紧张的要爆炸,后期完全被她的魅力所倾倒,当然,一直招人喜欢的周震南也顺利的被马伯骞的家人接受,以至于后来成为这个家的一员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南南,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啊,过一段时间我们会到中国去看你的,如果baby像Victor的话也是辛苦你了啊……”
“妈?”马老师问号脸。
这个时候屏幕上又凑来一个头,“南哥?”
“马仲骞,我觉得你这个称呼非常地不可以,你过来我们谈谈。”
这个电话好像从情侣热线变成了家庭聚会了,周震南笑着想。
“Victor的爸爸今天不在啊,没关系,反正过段时间咱们就见面了,别忘了吃……”
“妈,好了好了,快把电话还给我吧,妈。”
一番移动之后屏幕上又是马伯骞的身影,“这个电话打的,咱俩都没说几句话,你那边也不早了,要好好休息啊,等明天白天再打给我吧。”
“没关系,妈和弟弟很好啊。”周震南有点脸红,“又说了一句,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别老担心了,”看着对面一点偶像包袱都没有笑的跟个傻子似的马伯骞又说了句“早点回来,我……”
“你怎么了,后面的一句话我听的不是很清楚啊。”
得寸进尺了啊,正当周震南决定批评批评的时候,只听电话那头传来马仲骞的声音“哥,我都听到了,南哥说他想你啊。”
“你怎么回事,我家南南的我想你是你能听的吗,你……”
周震南红着脸挂掉了电话。
两个人的电话变成了四个人的,温暖也加倍了。

今天雨,可是我们在一起-李宇春

(写给我们的歌,甜的脸都红了😶)
时光一去不回
我与你静默相随
我轻轻闭眼
随微风拂面
你淡淡的笑脸
一尘也不染
青草地的香味
弥漫了整个夜
天空下着雨
可是我们在一起
你在我身边
在我心里面
少了你的陪伴
要怎么晚安
在这颗星球上
我和你最特别
Let's be together
For happy ever after

同居三十题 因为大雨困在家里

前面:爆字数了爆字数了
4:13am
马伯骞清醒了一次,窗外有雨声传来,他翻身把周震南搂在怀里,下一整夜的暴雨,只想静静抱着你。
7:30am
闹钟响了,周震南摸索着关掉闹钟,又突然坐起,跳下床拉开窗帘,大雨打在窗上,天阴沉沉的,他有点失望,转身看向也坐起来的马伯骞,马伯骞张开手示意南南回到床上,等到周震南再钻进他怀里后说到“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
周震南拱拱他的颈窝,马伯骞顺势吻上他,“还想要你……南南……”
8:45am
马伯骞给又睡过去的周震南一个亲吻,然后起来洗漱做早餐。
9:20am
西多士和牛奶已经端上餐桌,马伯骞回到卧室叫醒周震南,推他去浴室洗漱然后一起坐到餐桌旁,还有点迷茫的周震南机械地吃着早饭,“南南,新的安排是什么?”
“啊,我也不知道,想起来再说吧。”
“好。”
10:40am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沓纸,笔都不停地动着,马伯骞抬头看一眼仍然阴沉的天和不停的雨,转过头望向咬着笔的周震南,“南南,我的词又卡了。”
“马沙拉,你的粉丝都说你的撒娇很油腻了。”周震南回到。
感受到靠在肩膀上的重量,周震南接着说到,“那你就休息会儿。”
“我觉得你这里换成hold on更好啊。”
“我不,我的词。”
马伯骞又看着他在原来的词旁画条斜线,写上hold on。
12:00am
周震南把纸往桌子上一丢,长舒一口气,就听见坐在餐桌旁拿着手机的马伯骞问到今天中午想吃哪家的外卖,周震南起身走到冰箱前打开,一边往外拿肉和花菜一边回复到,“算了,家里还有菜,天天吃外卖你不够啊。”
“够够够。”马伯骞欣喜地走进厨房洗手帮忙。
12:50am
吃完饭收拾好一切的两人看了看外面还是下得很大的雨,只能感慨天公不作美。
“午睡吗。”
“睡,”周震南很应景地打个哈欠,“昨晚睡得晚,早上起那么早还累。”说完斜着看了一眼马伯骞。
下一秒,周震南就被横抱起,“那你现在一定好好休息,要不今天晚上你怎么……”
“又来,你老干部的人设要崩塌了,我不睡了,我不睡了。”作势要跳下来,马伯骞急忙说到,“好了好了,我开玩笑开玩笑,不睡午觉长不高。”
“我要找赵天宇,赵天宇。”
“人伺候孟爷呢,你不好打扰人家。”
被放到床上盖好被子,跟转身要走的马伯骞喊,“你干嘛去。”
“我把歌词发给……”
周震南抬高手一拍身旁,“一起。”又补充到,“就只睡觉。”
15:34pm
周震南醒了发现一觉睡到了三点多,身旁的人已经不在了,他走到书房看着认真盯着电脑的马伯骞。
果然,认真工作的男人真帅,周震南想着,这么帅的人是我的。
嗯。
16:57pm
又连跪了好几把游戏的马伯骞一边听着周震南的笑一边无奈地放下手机,“不玩了不玩了,玩这么久对眼睛不好。”
周震南撇着嘴把游戏机放下。
“马沙拉,煮方便面去。”
“现在?”
“晚上不能吃夜宵啊。”
“不吃就不吃。”伴着周震南的喊声,马伯骞笑着走进厨房。
17:40pm
“你今天逛超话了吗?”
“逛了。”
“都说了让你别做个私生豆了。”
“周震南,把你的LOFTER关掉再说话。”
18:30pm
“我先去洗澡,你找个电影。”
“南南,你想……”
“不行。”
“我是说你想吃爆米花吗。”憋笑。
“吃!”浴室门嘭得一声关上,里面是红了脸的周震南。
22:00pm
“睡觉吧。”
“这么早?”
“你别想干嘛,明天天气好,我们明天早起出去。”
“……”
“不可以。”
“……”
“不行。”
“……”
“好好好。”

今天雨,可是我们在一起

最后:一个私心,最后一句话是我是我本命明天10点要发的新歌,大家感兴趣的可以明天支持一下❤

同居三十踢 一方卧病在床

前面:哦 我写他mmp的虐文 摔🙃
马伯骞回到家打开灯就看见蜷缩在沙发上的周震南,他以为周震南在沙发上睡着了,便打算去把他抱到床上,走进一看发现周震南眉头皱的紧紧的,嘴唇也咬的发白,他一下子紧张起来,轻轻拍拍周震南喊他,周震南只回了一个字“疼。”
这是这段时间里周震南第三次胃疼了,前两次他不在身边,只知道周震南说不严重一会儿就好了,现在想到打电话时的脸色马伯骞便知道估计都是这样的情况了。
他很心疼,但他有点生气。
“疼了多久了。”
周震南摇摇头。
马伯骞有点火大,一段话就脱口而出,“这是这段时间的第几次了,我不是说过这种事要告诉我吗,或者你打电话给助理,你进娱乐圈就是为了把身体搞坏吗,我让你照顾好自己你是不是都当耳旁风啊,再这样下去你还想熬几年。要一直这样你就退出我养你算了!”
这话说出来马伯骞就后悔了,但他真的是关心则乱,没等周震南回答他起身倒水顺便找外套好带周震南去医院。
周震南懵着听完马老师说的话,本来胃疼就让他委屈,现在火就直接往上冒,怼人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突然的疼痛又给了他思考的时间,马伯骞一直很尊重且支持他的梦想,大家都是在娱乐圈走钢丝的人,一直也都是互相支持,他刚刚说出让自己退出娱乐圈的话可见马伯骞事真的生气了,他叹了口气,也知道是自己不好,决定还是承认错误跟他服软。
刚从衣架上拿下衣服的马伯骞被人从后面抱住,他没有说话,只听周震南小声地说到“别生气了,马沙拉,是我不对。”停顿一下,“可是我真的好疼啊。”
马伯骞转身把外套给他套上,直接抱起他往外走,周震南靠在他怀里,看着他紧张的表情又突然想到几年之前在小海子的一次相同的事情,那个时候他也这么疼,但他要自己坚持着去医院,自己记着吃药,还要安慰吓坏的工作人员。
但现在的情况呢,周震南笑笑,完全不一样了啊。
还好有马伯骞在。
也疼,但也没那么疼了。

【签证cp】文章目录

为了方便做了个合集,持续更新。谢谢大家喜欢。

短篇系列:短篇1

                   短篇2

同居三十题系列:早安吻

                               相拥入眠

                               吹头发

                               关于孩子

                               一方卧病在床

                              因为大雨困在家里

【同居三十题 关于孩子 】(文翻车了🙃试试图片吧)

同居三十题 吹头发

写在前面:这章一开始想好了怎么写 写到一半结果找不到感觉了  大家凑合凑合 😂想要大家跟我在评论里聊天
吕泽州坐在马伯骞的身旁,拿着游戏机手柄玩的起劲,周震南从浴室走出来,不管头发还是湿的,一屁股坐在吕泽州身边,吕泽州莫名哆嗦了一下,但依然没停下手里的游戏,“马伯骞,快,马伯骞,要死了要死了。”
就在吕泽州试图力挽狂澜拯救局面的时候,马伯骞把游戏机一撂,起身往浴室走去,吕泽州怔怔地看着game over的字样出现在屏幕上,机械地转过头看着马伯骞,“你……”
“我洗澡去了,你玩吧。”进浴室之前,马伯骞把空调的温度往上调了调。
“南哥,你又怎么马老师了啊,南哥。”
周震南偏了偏头,切了一声,拿起游戏机,“口口啊,”吕泽州觉得空调温度还是有点低,“我手受了点伤,但南哥要保持造型,你帮我吹个头发吧。”
吕泽州望着他玩的飞快的手和不断增长的分数,“您老伤的是哪只手啊。”虽无奈,但还是拿起了吹风机,刚打开还没吹,马老师的声音就在后面响起,“老吕啊,你不去洗澡吗。”
“马马马马老师,你脱衣服洗澡了吗。”
马伯骞给了他个白眼,从他手里拿过吹风机,吕泽州迅速从现场逃离,直奔自己的房间,等到拿着要用的东西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吕泽州真希望自己是瞎的。
只见马伯骞躺在沙发上,而周震南就趴在马老师身上,最让吕泽州叹为观止的是这个时候马老师一边跟南南打着kiss一边手还在不停地帮南南弄头发,咱先不说我进去这一会儿你们交流了什么就和解了,也不说你们为什么和解了以后就开始要滚沙发了,再不说为什么马老师在接吻的时候还可以记住自己手里有吹风机,我们就说说你们还记得这件房子里有第三个人吗。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真tm从来不给我名字出现的机会啊。
吕泽州维持着走秀脸走向浴室。
他觉得自己应该开个直播,名字就叫“我朋友可以一边给对象吹头发一边跟他打kiss,这什么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