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Sucre

/原世界向爱好者/李宇春/好吃的cp我都吃欢迎安利/

BACK TO YOU (2)

前面:本节glee上线 让我们忽视名字(塞巴斯蒂安和巴里)的问题  不知道的小伙伴们就当他们是以前的朋友就好❤
bgm:the scientist-Coldplay(就是底下拿歌词充数的那段😂)
    坐在飞机上的莱纳德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机会,在巴里喜欢的地方让他尽早成为巴里斯纳特,哦,巴里斯纳特,莱的嘴角上扬,你情我愿,这会是迟早的事。
    巴里下了飞机安顿好行李就赶到了道尔顿,站在校园里的时候让巴里感到久违的放松,他朝合唱团的专用教室走去,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歌声,突然笑了笑,才这个年纪自己就已经开始闪现以前的记忆了,他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歌声戛然而止,下一秒,熟悉的声音就传到耳边,“哦,天哪,瞧一瞧这是谁啊,艾伦。”布莱恩上前拥抱住巴里,“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巴里回抱住布莱恩,和旧友相遇的感觉真是意外的好,等接受完学弟们的崇拜和各种问题后,布莱恩看出巴里的心情并不是怎么好,他带着巴里来到咖啡馆,“假期吗,就回来看看,就被他们拉来指导两天了,你知道,他们和麦金利的硝烟永存啊。正好你回来了,顺便帮我指导指导,教教他们怎么将自己的脸变得更有魅力,虽然这大部分是先天条件。”布莱恩撇了撇嘴,他没有问巴里回来的原因,这让巴里很是感激,他连想都不愿意想,布莱恩接着说“对了,你这回回来还能见到亨特,好运气,麦金利的好像也有在得,或许我们可以聚一个餐,这一定会很棒的。”
   巴里已经没有在听见他说什么了,他喝了一大口咖啡,亨特,这个至少是在高中年代记在他心上的名字,巴里突然觉得有些雪上加霜,他甚至打起了退堂鼓,不过布莱恩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巴里,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了,人也不多,难得聚在一起,我们请客,吃完饭之后去唱歌,无论发生什么,歌曲都能带给你些不一样的东西,你知道的,巴里。”巴里把拒绝吞回了肚子,不能做扫兴的人啊,大家难得聚在一起,再说了,已经这么久了,应该都放下了,给自己做完心理建设的巴里又重回到和布莱恩的对话中,“科特呢?”
    “我们俩个总要有人留下来照顾小的,他们简直是恶魔啊。”……
    听着布莱恩说的一些事,他们已经站在了饭店的门口,布莱恩把门推开,巴里只觉得下一秒自己就在一阵惊呼和一堆拥抱里了,同样,他也看到了亨特,握紧的手又松开,互相点了个头,在接下来的整个聚餐中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好友的相聚,热闹让巴里这么多天头一次暂时忘记了莱纳德,饭后,一群人互相搀扶着在马路上唱歌,吵闹,好像又回到了高中时光,最后来到了麦金利的大礼堂,对他们来说,这是比酒吧KTV更适合的地方,是啊,歌曲总能带来感情的宣泄,对他们来说也是调节情绪的最好办法。
    巴里听着他们一首首唱,期间也帮忙合唱,脸上一直有着笑容,节奏欢快的歌使气氛更加热烈,布莱恩在之前嘱咐过了巴里心情不好,大家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这样的歌,为了他们的朋友,直到亨特的上场。
他望着坐在观众席上的巴里,开口到:“这是给巴里的。(that’s for barry)”
“Come up to meet you, tell you I'm sorry /You don't know how lovely you are /I had to find you /Tell you I need you/ Tell you I set you apart /Tell me your secrets /Ask me your questions /Oh, let's go back to the start /Running in circles/ Coming up tales /Heads on a science apart  /Nobody said it was easy /It's such a shame for us to part  /Nobody said it was easy/ No one ever said it would be this hard /Oh, take me back to the start /I was just guessing/  At numbers and figures /Pulling your puzzles apart /Questions of science /Science and progress/Do not speak as loud as my heart /Tell me you love me /Come back and haunt me /Oh, and I rush to the start /Running in circles/ Chasing tales /Coming back as we are /Nobody said it was easy /Oh, it's such a shame for us to part /Nobody said it was easy/No one ever said it would be so hard /I'm going back to the start.”
     大家都陷入了沉默,布莱恩率先打破,“好累啊,今天也玩够了,我们先走了,走了走了。”“你顺便把我送回去吧,布莱恩。”大家向巴里和亨特示意就纷纷离开了,等到大家离开,沉默又再次回归到台上台下的两人之间。

小伙伴们好久不见了 失踪人口上来冒个泡 占tag抱歉啊 
那篇abo其实当时已经构思完了 但我后来放假了就一直懒得写,他们又在认真地搞训练不露面  搞到最后我摸不到cp感只有兄弟情了_(:3」∠ )_以后说不定会重启😂😂😂
还有半个月开学了 可能会有短篇随机掉落  暂时也不会出坑 毕竟我觉得这是支潜力cp👍
最后比心😘😗😙😚

【中短篇?】back to you

  前面:一切跟TV不同的地方都是私设  后有glee设定     
         结束了最后一个任务已经是晚上11点,巴里在回家的路上跟西斯科和凯特琳说自己完全没问题,他们可以去休息了,在凯特琳再三询问他都得到了确定的答案后,只能说到有问题随时打电话,巴里应了一声,关掉了对讲机,拿起放在茶几上的绷带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口,尽管他有自愈能力,但伤重的时候还是得处理,不想再去麻烦凯特琳的他只能自己处理,只有自己啊,想到这里,巴里苦笑了一下,然后翻过身把头埋在枕头里长叹了一口气,莱纳德,莱纳德,他闷闷地念了两边这个名字,在听到莱纳德为城市牺牲的消息的时候,巴里非常的崩溃,但他每天还是照样上班、救人,并不想把悲伤表现出来,却又像这样在晚上感受失去喜欢之人的痛苦以及还没有将爱说出口的后悔,脑海里闪过和莱纳德相处的一幕幕,巴里打定主意自己要离开中城两天,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
      第二天很早,西斯科的手机就开始响,他半梦半醒地拿起手机查看短信,“西斯科,我可能要休息两天,这两天麻烦你和凯特琳了。”西斯科从床上坐起,开始惊呼到:“巴里,巴里给自己放假了,他给自己放假了,天哪……”
      在西斯科还在震惊的时候,巴里已经坐上了飞往俄亥俄州的飞机,目的地是有着美好回忆的地方---道尔顿学院,昨天晚上订票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个地方,巴里给西斯科发完短信就将手机关了机,即使是闪电侠,他也真的需要休息。
     
        莱纳德醒来地时候发现自己正在一所安全屋内,他开始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记忆只到自己死亡之前的一瞬间,当他认真思索无果之后,他决定去办一件比弄清楚自己为何会复活更重要的事,巴里艾伦。
       在死亡的那一瞬间,莱纳德除了遗憾不能再照顾妹妹,没有早点解决西斯科之外,就是没有拥有巴里艾伦这件事,非常遗憾,本来莱纳德觉得自己是一个对死亡无所谓的人,毕竟死亡够刺激不是吗,谁又知道巴里会出现呢。
       他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直接去了星际实验室,在这个时间点最可能找到巴里的地方就是那里了。
      
        星际实验室里的众人正在各司其职,西斯科吸着饮料转着椅子,当他再一次转到一半的时候,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莱纳德斯纳特,下一秒,他的头和吸了一大口的饮料还留在门的方向,凳子和身体却已经转回了桌子的方向。
       莱纳德觉得在解决玩自己的幸福问题之后也应该把另外的一件事做了,这样妹妹就会有更好的生活了。他开口道:“巴里在哪?”
       “斯、斯斯纳特,凯特琳,我我我好像产生幻觉了,难道我对寒冷队长也有,天哪,凯特琳,凯特琳。”“我觉得更可能是你在做梦。”凯特琳边说边转过头,下一秒就愣在了那里,“虽然我觉得寒冷队长长的还是可以的,但我们两个同时产生他的幻觉就不太对了吧。
         莱纳德刚想讽刺他们一下,话到嘴边却又停住,现在有比和这些白痴说话更重要的事,一刻也等不了的事,“第一,我是活人,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之后有的是时间探讨,尤其是你,西斯科,好好讨论。第二,我再问一遍,巴里在哪?”
         望着对面仍然在发愣的两人,莱纳德很庆幸自己没有  拿冷冻枪,“第三遍……”
       “我们也不知道,”反应过来的西斯科觉得还是命重要,“在听到你死了,呃,死了以后,巴里有一些不在状态,今天他终于接受了我们的建议去休息一下,他连手机都关了。”莱纳德听到巴里的反应心情稍微好了一点,想起自己刚刚跟妹妹通过电话使妹妹惊喜万分,不想让她再次伤心,他决定再给自己妹妹的小男友一次机会,
        “等等等等,我刚刚查了一下,巴里定了个飞机票是去俄亥俄州的,他应该是要去那里的一个道尔顿学院去,他以前在那里上的高中……”
       莱纳德直奔机场买了飞机票,西斯科松了一口气,下一秒,他把头仰起来,“寒冷队长刚才问我要闪电侠的位置,莱纳德问我要巴里的消息,我现在到底在哪个世界。”凯特琳坐回椅子里,她得联系上巴里跟他说这件事,“放心,寒冷队长只是想睡巴里罢了。”她直白地答道,“只是想睡巴里,那就好,只是想睡,想睡,巴里?!凯特琳,你跟丽萨处久了现在说话也这么直接了吗,不对,大斯纳特想睡巴里,寒冷队长想睡闪电侠,寒冷队长想跟闪电侠上床……excuse me------!!!”

气质我非常的爱了
关键是我们歌单合啊
小王子

不能便宜了别人(5)

前面:我可能会因高数而离你们而去很多天😂

   韩天宇没有再给武大靖说话的机会,他走出了房间,而很明显的是,带着一种厌弃。
他们这次还是住在一间屋子,但很明显,武大靖不会也不能进这件屋子,李教练说让天宇先自己待一段时间,他只能带着担心等在屋子外面,而出事就是在意料之中。
   韩天宇他不是一个被一次失败打倒的人,也不是因为阴招而屈服的人,如果失败是因为技术不好,他就改进技术,是因为训练不够,他就加大训练,真正让他绝望的是这件事他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去改变,他的手一把攥紧了床单,过度的心里变化和身体反应让抑制剂失效,韩天宇就这样咬着牙扛着,发情期的o都会被最原始的欲望支配,他之前倒也不介意,抑制剂或是暂时标记都可以解决,但这次,他突然犟起来硬扛着,他想要改变这种情况,攥紧了拳头咬着牙把所有的呻吟都咽回喉咙里,也努力不去想床头柜里的抑制剂,就这样信息素充斥了整个屋子。
   武大靖在门外,他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对于喜欢的人的信息素的爆发,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集中打了几只抑制剂以压抑身体的反应,也有攥紧的拳头和紧咬的牙关,他靠着门,第一次对自己的私心感到恶心,他现在情愿韩天宇是个Alpha,这样今天晚上的情况就不会发生,在怎么样,韩天宇都是骄傲的,而不是现在这样。
   很长时间以后,信息素的味道开始变淡,武大靖又等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打开了门,他看着凌乱的床上韩天宇已经睡着,但手还攥着床单,汗水把他的衣服和头发打湿,可能是刚才决定推门就已经用光了所有的勇气,武大靖在三番五次把伸出的手收回来之后,终于只是走出了房门,什么也没有做。
   第二天匆匆赶去训练场的武大靖没有看到韩天宇,休息间隙却通过推送消息得知韩天宇已经在飞机场了,他急忙找教练,教练跟他说韩天宇在保证不出事不耽误最基础的训练的前提下请假去了俄罗斯,武大靖愕然,教练看着他说到,算了,你也不用想别的,他要是自己能想明白是最好的。
   “可是教练……”
   “我们都担心他,但你要相信他。”

不能便宜了别人(4)

前面:太忙太忙,以后应该会有精修,希望吧

这个时候的韩天宇,18岁,运动生涯的起点,梦想就是扬帆远航在冰场上惊讶天下,在之前的几次比赛中他也的确如他所愿,他知道运动员生涯不会这么一帆风顺,但没想到这么快。
一场接力赛,比赛前他已经接受过抑制剂的注射以防比赛的时候出现以外,他跟脸上写满了担心的武大靖说到:“大靖,你担心啥,你宇哥怎样都不会让他们追上的,谁都不行……”,不像其他o的运动员,韩天宇从未觉得身份对自己的比赛会造成影响。
下一秒他就被抱了个满怀,“好好好,我相信你,你是最棒的。”韩天宇在他怀里微微红了脸。
“你们还记得我们两个队友吗?嗯,我说真的很气啊……”队友打趣到。
天宇一把搂过队友,“这可是我们四个人的比赛,当然记得你们啊。”
无论场下多么活泼打闹,戴上头盔站在起跑线前就是渴望冠军的追风少年,韩天宇很认真地对待比赛,按照安排,他是带着全队的期望冲过终点线的人,严阵以待的他并没有注意到总是很巧合地绕在他身边的某国队员。
韩天宇是好学生,好学生也总有不在线的时候,他并没有很认真的对待生理课。
在韩天宇最后一棒处于领先时,在一个拐弯处众人夹击时突然飙升的alpha信息素浓度让他慌了一下,下意识地觉得不好,但突然而来的带有攻击感的陌生信息素对未被正式标记的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再回过神时,咬着牙忍着不适奋起直追,也并没有改变冠军旁落的局面,韩天宇冲过终点线就这么楞楞的滑着,他穿行在满是a的运动场上消化着刚刚发生的一切,突然,他绕过聚到他身边的队友向裁判划去,在解释无果,教练表示a的信息素带有攻击性很正常,你没有证据,我们也没办法查,并处处带着对o的偏见时他也没有争吵,转身时看到了李教练担忧的表情,然后,有些东西就崩塌了。
他没有和任何人握手拥抱,径直滑向场边,甚至对教练焦急的喊声也充耳不闻,走到休息室把门反锁上没有任何回应。
李琰教练知道真的出问题了,韩天宇这孩子是开朗但心里也有不少事,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她和队员一起来到休息室门口,在未得到回应后找赛场管理员要了备用钥匙,在开门前,她示意其他人先离开,武大靖一人先进去,得到允许的武大靖匆匆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只有黑暗,他适应了一下找到了天宇,他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他伸出手想抱一下天宇,而天宇直接躲开的动作拉开了距离,也拉开了沉默的序幕。

不能便宜了别人(3)

前面:自习上的我灵感枯竭,其实这个文章本来也可以结束了,但还有脑洞就继续吧,这是过渡章 随便看看,随便看看。

韩天宇隔天和武大靖一起出现在训练场的时候,大家通过信息素辨别出他只是被暂时标记了,许子跑来问大靖“哥啊,这么好的机会你就错过了,多少人盯着这颗白菜呢。”真是李指带出来的。
“你也敢说你宇哥是白菜了?你有些事……”
“哥,哥,我错了,唉,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韩天宇坐在训练场旁边,队医这两天没给他训练许可,他也就只能坐在这里看着,目光一如往常追随着大靖,看着看着就开始走神,昨天晚上也只有一个暂时标记,大靖说还太早,这让天宇有些想不通大靖的意思,但他还是决定用自己的小脑袋瓜想想。
这一天的训练,给所有人的感觉就是除了在训练场门口贴上“训练场内严禁虐狗”的大字,呃,也不能解决,韩天宇刚经历了性别分化和暂时标记,嗜睡和依赖a的信息素是正常的,以前天宇就喜欢靠和挂,现在两个人更是旁若无人,休息的时候就圈在怀里,关键是大靖维持着这个姿势跟他们说话,你能忍吗,你能忍吗。
能。
哦。
“不是,我说你俩逗逼的人设要ooc了啊。”“武大靖,我看见你的白眼了啊。”
“还写轮眼呢。”“……”可能没崩。
我上次不应该在大靖玩手机时天宇挂在他身上的时候吐槽的,早了。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大家默认的这对情侣就一直吃着狗粮滑着冰。
从此,他们就过上了幸福的生……
打住。
转折在几个月之后就迅速改变了一切。

简单粗暴的脑洞

问:那你希望一周几次呢
大靖(严肃脸):不是每一周,而是每一天
天宇(黑人问号脸):你宇哥的话也是你拿来瞎改的  还有你知不知道自己说了个啥 嗯?
大靖:按照网上说的你应该害羞的
天宇:我害羞你奶奶个大西瓜
大靖:(严肃脸)不是每一天 而是每时每刻
天宇:……

有的时候真的想偷国家运动员🙃
我可以跟大靖比谁矮🙃

不能便宜了别人(2)

前面:天宇的虎牙真是戳到姐姐心里去了啊 害羞害羞

武大靖在冰场上滑行,他能感受到来自韩天宇的视线,他决定休息一下跟他说一句话,向他滑去的时候就看见明显走神的小傻子就这样一直看着他由远及近,他刚要张口打趣到,就看见韩天宇神色一变,身体就往旁边倒下,在他仍然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阵以前从未闻过的信息素迅速充斥了整个训练场。
“艹”武大靖脱口而出,他知道这是性别分化,出人意料的是他分化后的性别,OMEGA在这样的地方并不多见,周围的人迅速多了起来,武大靖加快速度来到韩天宇身边,教练也过来帮忙解决问题。
等到韩天宇打了抑制剂终于折腾完后,武大靖去用冷水洗了把脸,在看到韩天宇没事之后他也终于想起自己刚刚接触了一个o,对,就是他夜深人静睡不着时会去偷看的,总是幻想他是个o就好了的室友。
最后他也找了支抑制剂,注射了之后调节了下呼吸,推开房间门,看到小傻子已经醒了,露着虎牙笑着跟教练说着话,教练看见他,点头示意了一下,韩天宇也看见了他,收起小虎牙低下了头。
“大靖,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把握住机会。”李教练这种带着兴奋的夸张口型是疯了吧,“别让这么好的白菜被别的猪拱了啊。”教练已经走出门却又把头伸回来嘱咐到。
教练,你还是你吗,教练?!感情我们在冰场上你看我们就是这两样东西?!
“大靖,我是个o……”
“行了,不用多说了。”
“刚教练跟我讲了,我还是可以做运动员的,我还是可以跟你一起滑冰的,一起……”小虎牙又上线。
“嗯,我知道。”
“可是咱俩就不能做室友了。”
“嗯,不做室友。”
“哎,我说你就这么嫌弃我?你看我不爽很久了是不是啊,是男人就单挑来,我跟你说……”
嗯,是男人啊,这种事还用教练那么嘱咐?
“不做室友,做点别的,怎么能便宜了别的猪,哦不是,别的人。”
啧,这小子,虎牙挺尖啊。